环亚网上网上娱乐

《音乐艺术》(上海音樂學院學報)2016年第1期
发布日期:2016-04-19      浏览 6323 次

讀書·樂評

楊燕迪:查爾斯·羅森的音樂分析批評理路——《古典風格》中譯本導讀

文章梳理了《古典風格》一書的主要議題——包括羅森的風格概念,羅森對古典風格的語言思維機制的說明,以及羅森通過不同的藝術問題觀察各位作曲家不同體裁作品的分析與批評實踐,旨在幫助漢語世界的讀者更好地理解這部名著。

 

韓锺恩:基于藝術工藝學的美學情智並及合目的性的哲學終端

作爲審美發生的一種不假思索的萌發、脫口而出的抒發、一氣呵成的迸發,基于原始美學規範想象組織起來的音響産品,與聲本體、聽本體、情本體有結構關聯的聽感官事實,以人爲方式置入形而下、形而中、形而上層級的意義,並自行置入無形層級的本體存在。

 

[法]梅西安著 張惠玲 洪丁譯:注梅西安《〈圖倫加利拉交響曲〉分析》:加美蘭、“節奏角色”與鳥歌

文章出自梅西安對自己的作品《圖倫加利拉交響曲》的分析。譯者選譯了其中三段具代表性而又視角獨特的片段,加以詳細評注,揭示了梅西安在節奏及音高組織方面采用的創新手法,對特殊音響材料如加美蘭及鳥歌等的運用,以及這些作曲技法背後的審美考量。

 

錢仁平 唐榮 谌碧雯:對桑桐先生《在那遙遠的地方》的手稿研究與音樂分析

論文以桑桐先生鋼琴獨奏曲《在那遙遠的地方》的手稿爲研究對象,將各個出版樂譜版本與手稿進行前後關聯、縱橫比照,並在此基礎上結合相關資料,對作品的音高組織與曲式結構進行了進一步的分析與研究。

 

趙玉卿“缪天瑞研究會成立暨首屆天瑞音樂博士論壇”會議綜述

缪天瑞研究會成立暨首屆天瑞音樂博士論壇、第四屆三江音樂學博士論壇在溫州大學舉行,與會學者就缪天瑞音樂思想與成就、音樂學最新學術成果、音樂學學科建設與教學等方面,展開學術研討。


曆史·傳統

音樂人類學E-研究院專欄——上海音樂曆史與文化研究

洛秦:論上海“飛地”音樂社會的政治與文化空間()

文章通過五個部分的論述,提出帝國主義的侵略和殖民主義設立了上海“飛地”是中國近代社會的“曆史場域”,由于上海“飛地”特性營造了一個“音樂社會”,支撐這個“音樂社會”中的人與事的“特定機制”即是上海“飛地”的特殊性建構的一個生態鏈。

 

宮宏宇:晚清上海租界外僑音樂活動述略之二(18431911)——寓滬外僑樂人、業余音樂組織及其演出活動

文章聚焦184311月上海開埠後寓滬外僑業余和專業樂人、業余音樂組織及其音樂會演出活動,兼及西人在上海所演奏、演唱的曲目。所涵蓋的時段爲19世紀中期至20世紀初期。

 

[美]韋慈朋著 魏琳琳譯:上海江南絲竹樂社:語境、概念和認同

該研究關注上海江南絲竹音樂表演的環境、音樂的行爲以及音樂的價值;曲目作爲理解、建構音樂族群與個體認同過程中的重要角色而被重新加以審視。

 

林媛:上海開洛電台廣播音樂研究:19241929

文章以英文報紙China Press(《大陸報》)和《申報》爲資料基礎,對美商開洛電台廣播音樂進行研究,呈現出早期外商電台的音樂節目特征,將開洛電台廣播音樂視爲城市音樂文化的組成部分,從廣播音樂的角度展示了上海城市音樂文化的獨特性。

 

項筱剛:“後黎錦晖時代”(19371949)民國流行音樂的幾個問題

“後黎錦晖時代”的流行音樂與同時期前方“怒吼”的抗戰音樂相比,似乎更能貼近後方大衆的生活,故而音樂中盡顯思念、鄉愁、傾訴、哀怨、把玩之情緒,滿足了受衆中不同文化層次群體的情感需求。


分析·研究

賈達群:文本與聽覺結構的二元性暨結構認知的同一性探赜 

文章通過重複、速度、聲響的結構意義以及多重結構的不同認知等方面,探討了文本結構與聽覺結構之間的二元性關系,並進而從開放的結構認同及音樂活動鏈條中的創造性視角,討論了在音樂結構及其意義的認知和理解過程中是否存在創作、表演與聆聽三方面的同一性問題。

 

王中余:周湘林《跳樂》的創作理念與核心技術

文章擇取周湘林新近完成並成功首演的爲中阮與管弦樂隊而作的《跳樂》爲分析對象,從旋律素材、多聲手段、配器手法等三個角度考索作曲家的創作理念,並探究支撐這種理念賦形的技術內核。

 

沈雲芳:葉國輝《梅蘭芳序曲》的交響化思維及其人文內涵

《梅蘭芳序曲》是葉國輝2015年的新作。作品以交響化的思維對傳統文化符號與音樂表現手段做出了當代解讀。文章綜合剖析了其創作手法與藝術表達之間的關系,品嚼其音樂背後的人文內涵。


懷念·追思

梁雷:花從淡處留香遠——追憶恩師趙如蘭教授

“花從淡處留香遠”,這句詩准確地刻畫出趙如蘭教授一生的爲人,以及她爲我們每一位學生、友人留下的深愛,令我們無限地思念她。

 

李幼平:永恒的笑容——懷念卞趙如蘭先生

作者在中美兩種文化、兩種語境、兩種學術傳統的轉換過程中,出現了一系列渴望求解的困惑。然而,這一系列的困惑,卻在卞趙如蘭先生春風般的微笑中頃刻化作烏有!



關于對網絡材料引用及期刊文章轉載的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