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亚网上网上娱乐

《音乐艺术》(上海音樂學院學報)2016年第3期
发布日期:2016-10-20      浏览 6143 次

 

分析·研究

  巍:節奏語言生成方式的研究——亨利·考威爾的節奏語言

考威爾在音樂中對于節奏的創新思考,是他對20世紀作曲理論所做出的最重要的貢獻之一。他的節奏理論是基于泛音列中的比例關系的。文章通過對他的節奏語言生成方式的考察來進一步認知他的音樂整體的構成特征。

 

賈國平:生命力的吟贊——葉小鋼《地平線》的音樂分析

文章對《地平線》的音樂材料來源與構成、音高結構與曲式結構的特征作了較爲詳細的音樂分析,以此闡述作曲家是如何利用西方多聲音樂創作經驗,依托特定的民族語言與音樂風格來擺脫與突破西方音樂語言風格的束縛,進而成功構築自我個性化的音樂語言風格。

 

  劍:音樂分析”新動向——以A&HCI期刊《音樂分析》(Music Analysis)爲例

文章以近10年來《音樂分析》期刊(Music Analysis)所發表的學術文章爲研究對象,對音樂分析學科的國際動態與刊發文章的特點進行研究。

 

  瑤:現代手法之筆 繪镌傳統境意——淺析民族室內樂《搖曳》的創作

文章從《搖曳》創作靈感的來源、潮州音樂風格對《搖曳》創作所産生的影響、《搖曳》創作的技術特點三個方面,對《搖曳》的創作進行了解讀,從而闡釋了作品中所具有的傳統美學意義和作曲家個性化的思考。

 

表演·诠釋

  彥:肖邦鋼琴作品版本問題研究——以《瑪祖卡舞曲》爲例

緣何肖邦的鋼琴作品有如此衆多的“原始版本”?出現這些差異的原因是什麽?我們該如何對待這些都宣稱是可靠的“原始版本”呢?以音樂分析和音樂版本校勘學爲研究基礎,作者嘗試回答這些問題。

 

張延莉:音色的文化属性——以评弹流派音色研究为例

音色相較于音樂四大要素的其他三者,更多地受到文化屬性的影響,對于中國傳統音樂研究而言,從音色的角度切入具有更爲特殊的意義,文章以評彈流派的音色爲著眼點,結合頻譜分析和語言描述兩種方式,探討評彈流派的音色特點及其文化屬性。

 

  洪:20世紀西方小提琴演奏與教學文獻評述

20世紀西方小提琴演奏與教學文獻是音樂表演研究不可或缺的參考和指導,作者對其中重要文獻做出綜合、分析與評價。

 

何敏楠:巴赫小提琴作品《恰空舞曲》樂譜與演奏版本的雙重比較研究

文章通過三種樂譜版本及演奏版本的比較,研究不同樂譜版本對《恰空》最終演奏型態呈現的影響,以及不同演奏版本對《恰空》蘊含的巴赫音樂藝術特點的展現。

 

曆史·傳統

夏滟洲:北魏樂人-樂戶制度形成考論

文章通過對樂人存在社會曆史現象加以梳理,認爲傳統中就廣泛存在的樂人-樂戶階層于北魏孝昌年間進入國家制度化管理之中,她們對音聲技藝的創造、傳承、傳播方面所産生的具體而深刻的影響,爲中國音樂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汪海元:胡登跳其人、其事及其藝術貢獻

胡登跳先生一生致力于民族器樂的教學與創作,創建的“絲弦五重奏”演奏樣式是對我國民族音樂最重要的貢獻,以“土新情”爲創作理念的百余首民族器樂作品具有較高的學術價值,其論著《民族器樂配器法》是該領域的裏程碑。

 

強魏昊:宮商傳承數十載 還將舊曲譜新章——記“2015全國藝術院校民族室內樂高峰論壇”

2015 11 23~27日,作爲上海市高校高峰高原學科建設項目之一的“2015全國藝術院校民族室內樂高峰論壇”在上海音樂學院举行。结合学术研讨与音乐会的形式呈现最新民族室内乐创作成果和前沿理论研究,并展演胡登跳先生音乐创作及传统民族室内乐经典。

 

  蓉:奧爾夫教學法的核心理念及體系建構探究—1924~1944年德國慕尼黑均特學校的曆史追尋

文章從均特学校的历史、课程、关于音乐、舞蹈、教学方法的实践和研究以及教材出版等方面探究“原本性音乐与舞蹈”思想的物质基础和思想根源。追溯“均特学校”命名的历史事实,解析均特学校在1924~1944年間宣傳和推廣奧爾夫教學法的途徑和方法。

 

西方音樂學會第二屆青年學者論壇優秀論文選登

 

王旭青:調侃怪誕·精神苦旅:傑克·波蒂《十四種狀態》的修辭性敘事闡釋

該文以“修辭性敘事闡釋”爲切入點,聚焦于《十四種狀態》中的行爲藝術、聲響策略、結構思維及其觀念表達,從“本文”(音樂形式)、“潛文”(文化語境)和“衍文”(曆史和合)三個維度來闡釋該作品所映射出的宗教寓意和智性光澤。

 

朱甯甯:源于偶然音樂傳統的中國當代實驗音樂創作實踐

文章旨在分析中國當代實驗音樂創作的種種現象及其本質,對相關的音樂事件、作曲家、作品等進行細致而深入的探討,研究其創作觀念和特征,並進行詳細的論證。

 

李鵬程:後現代轉折中的新浪漫主義音樂——兼論20世紀70年代前後的回歸潮流

該文旨在考察20世紀70年代西方藝術音樂創作中的回歸潮流,提出新浪漫主義音樂是先鋒派作曲家抛棄了“線性進化”曆史觀念後的結果,是發端于20世紀60年代的後現代主義文化的一部分。